【创业智慧】硅谷创业教父与100多位中国创业者对话后,发现他们存在四大思维误区



创业者存在四大思维误区


1.技术迷思


虽然中国的创业者们理解技术创新只是创新的很小一部分,一项发明变成商品也需要经历众多考验,但依旧有很多创业者将技术当作自己最重要的竞争优势和壁垒。事实上,人们很容易就会相信技术能带来独特的市场优势,却不知你可能会因为掌握了一项专利技术去主动搜寻适合这项技术的市场机会,而陷入“技术迷思”限制发展。


2.产品陷阱


成功的初创企业早期往往会专注于把某一件事做得尽善尽美,打造最小可行的产品(MVP,Minimum Viable Product)的“精益创业”方法早已不是秘籍。但创业者们又进入了另一个陷阱,过于热爱他们的产品,笃定产品能够创造商业价值。要知道所有的商业设想都有时效性,想为用户解决一个真正的问题,所面临的痛苦和烦恼比看起来要多得多。


好消息是痛苦和烦恼越多,创新的空间就越大。创业者需要用设计思维来一点点重塑价值缔造过程和商业模式。


3.得体禁锢


中国文化是典型的群体性文化,中国创业者们擅长组织团队、统一目标、快速行动,但在处理冲突、坦诚和信任问题时会面临很大挑战。很多创业公司的失败是由于创始团队的冲突矛盾。顾及脸面和得体,让人们不愿意公开表达不同意见。但这反而会增加沟通成本,甚至可能积累团队成员之间对彼此的误解,最终导致冲突不断。


这种行为模式,令创业者面对投资人的时候也有众多顾虑。在8月底举办的霍夫曼独角兽创业营上,一位创业者就为要不要在路演的时候提及自己是夫妇合伙创业而困扰,她一方面担心公开信息会令投资方认为是“夫妻店”,另一方面也担心隐瞒带来的信任问题。霍夫曼认为,因为担心风险而隐瞒或者忽略问题实不可取,坦诚是建立信任的第一步,而信任是任何商业成功的基石。


4.热衷于追求答案


中国式应试教育从小培养孩子的就是回答问题,出色的学生会为一个问题找到多个解决方法和答案,然后选择最优的那个进行回答。中国的创业氛围也类似,领导创业公司的灵魂人物——创始人往往是拥有最优答案的那个人,带领大家按照他的答案来解决商业问题。这的确能将创始人的优势充分发挥出来,但也会造成企业过于依赖创始人的局面,尤其在企业快速壮大之后可能会面临组织的僵化。





创业者需要隐性支持





1.价值观的发现与确信


一般来说,我们决定创业都是出于希望能够为社会解决问题增添价值的目的。然而这一目的不足以打造企业的价值观,还必须经过时间和金钱的考验,因为如何处理融资和预算决定了一家企业未来的业务导向。


对于初创企业来说,过多的金钱可能是一味毒药。当创业者提出想要融很多钱的时候,实际上应该是大声说出已经找到了商业模式、要做大规模的时候。即便如此,金钱的激励和资本的注入可能也会改变其初衷和动力。初创企业在各个方面的问题,也都是在疯狂的扩张与争夺市场中体现出来的。


如何保证在快速增长的过程中不断发现和确信企业的价值观?笔者认为,在扩大规模的时候,更需要坚守标准。与其设定宏大的愿景和目标,不如反向思考,设定一些绝对不能触碰的底线。在选择要做什么的同时,也要明确不做什么。拒绝的东西越多,反而能够让前进方向更加明晰。


2.密集地思辨与讨论


截止时间是第一生产力,绝不是一句空话,它有着心理学的支撑。多伦多大学罗特曼管理学院的涂艳萍和迪利普·索曼(Dilip Soman)关于“时间的分类及其对任务启动的影响”的研究指出,如果人们把截止时间设置在下周二,很多人在下周一之前根本就不会在乎这个截止时间。如果你花太多时间思考一件事,也许你永远也无法完成这件事。


对于创业者来说,潮流和时机至关重要。因此短期的、密集的、高强度的训练对于创新商业模式的打磨非常有效。其实很多黑客马拉松大赛利用的就是这种原理,在几乎没有任何预算,而充满了竞争对手的扭曲现实世界中,激发人的创造力。霍夫曼把他全程授课和辅导的独角兽创业营称之为“创新冲刺”的状态。


很自然,这种状态是无法持续的。但是如果能有效地加以利用,这些短暂的创新爆发结合严格的截止时间就能产生极佳效果,团队在冲刺、创造,再到恢复常态的历程中也能锻炼韧性。关键是如何结构化地设置各种截止时间,如何拆分不同的冲刺阶段并且明确定义目标。


3.情感支持


在社会中,人们保持快乐、高效和心理健康稳定的最重要的源泉是与他人建立良好的关系。创业是一件感情消耗极大的事,需要应对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如何缓解压力也是创业者的必修课。如果长期处于压力状态下,人们会倾向于保守,不愿意承担风险,而这正是想要获取成功的初创企业需要极力规避的。


创业者虽然能够通过阅读、听播客、看视频获得很多新的知识,但是面对面的交流能让他们真正了解彼此,建立良好的关系,获得情感上的支持,缓解很大一部分压力。这也是很多人参与创业培训项目、孵化器项目,进驻共享空间时内心真正想要获得的东西。


情感支持的另一方面则来自能够处理好与自己的关系,如何与内在的自己交流。霍夫曼的经验是,当遇到问题的时候,不要被困在具体的情境之中,而要换个角度重新构建和思考问题,尽可能地减少问题所带来的情绪波动,客观地做出决定后就继续前进。


创业者处理自己与自己、自己与他人的关系,所花费的精力应当与处理公司业务一样多,这也是一个不断练习的过程。如果能够养成良好的思维习惯,了解问题的核心所在,那么他就更可能适应变化莫测的商业环境,心无旁骛,抓住真正的机会。


4.工作生活平衡






工作狂的现象在中国尤为严重,创业者更是重灾区。中国的创业者有决心有毅力,他们相信如果自己比其他任何人都更加努力工作,就会成功。某种程度上来说的确如此,但如果太过极端的话,反而会伤害到他们获得成功的机会。因为这使得他们缺少了将各种零碎信息组合在一起,并判断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能力。


只有开放头脑、体验生活,才有机会看清这个世界正在发生什么。如果把其他的事物都排除在头脑之外,那么你不但会错过正在到来的商业浪潮,还会错失生活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