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易到创始人周航:害怕失败是创业者面对的最大心魔(二)

我从来不设做××事情的时间表



王峰:周航去雷总和徐达来的顺为资本做投资合伙人的事情,值得一说。大家知道吗?投资合伙人(Venture Partner)这个title可能有的人不太了解。它是一线创业者或在某个领域非常有成就的公司高管,离开公司以后,通常会被很有名的VC邀请担任的职务。这个角色很微妙,以我的经验和观察,很多人把做投资合伙人当作是养精蓄锐,琢磨方向,再伺机行动再创业的预备动作。很多人这样走过。

比如2005年的周鸿祎,卖掉3721给雅虎后,再从雅虎离开后,去IDG做了投资合伙人,2006年,周鸿祎继续做了奇虎360;同样,2008年,傅盛离开360以后,去了经纬,2009年,他就离开经纬创建了可牛,再后来,可牛和金山安全合并,上市前更名为猎豹移动。现在周航同学又被邀去顺为做了投资合伙人。哈哈,实话实说,周航你有再出山的时间表吗?如果有机会再出山,你更看中什么领域?


周航: 我很感谢雷总和许总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让我有机会加入顺为做投资合伙人。一方面给了我很大的自由度和空间,同时又给了我机会,让我参与到去学习投资是怎么回事,同时让我通过投资这件事情对创业的一线、最前沿的创业更了解,给我足够多资讯和让我保持了对创新足够的敏感度,这些都是我在学习做投资的过程中一些收获。

至于时间表,我觉得千万不要有什么时间表。我从第1次到第2次创业之间的转化,从04年开始思考我以后我还可以做什么,当我真正找到第二件事情经历了长达6年的时间。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也曾经在07年,有半年时间在雅虎,当时在雅虎中国做顾问,有过各种各样丰富的经历,我觉得人生有一个丰富的经历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人不是简单的重复自己说我要做一个什么。人生不是在既定轨道上,要顺其自然,顺着心走,顺势而为,可能你的未来其实早已经发生了,只不过我们自己不知道而已。 这么说起来有点宿命感,我认为就是这样的,不要焦虑,当你给自己设时间表的时候,假设一年两年三年你还没有想出来,你还没有做决定,你心里该多着急,我觉得那是一种很不好的状态。


微信图片_20200610104655.jpg



王峰: 和雷总一定可以学习到许多。从你2017年4月加入顺为资本,到目前为止,你见了多少创业者?能不能说说令你印象深刻的人和事。BTW,2007年yahoo已经是阿里巴巴的资产了。难怪你和阿里这么熟。


周航: 在顺为里面见过很多创业者,每天人来人往,谈项目、上会的、投后的……很多人做企业,这两年下来两三百个是有的,肯定是见过这么多的。我不能具体的评价哪一件事情,因为创业本身就是一段很有趣的事情,但很多创业公司和项目的创始人都给了我巨大的启发,坦率的说我有这样几点感受。


一方面,我从他们身上学到了东西 ,我从他们身上看到趋势,我就看到世界正在朝哪个方向去。第二,看人 ,我经常感慨,我觉得创始人们好棒,我在想如果退回十几年前去,我在他那个年龄我简直就跟个傻子一样,我觉得他们比我当年的同龄时候强太多了。第三,我看到了很多创业者身上,既有人性的光辉、伟大和力量,也有人性的弱点,特别是创业者有很多的妄念。 就好像人性一样,创业像一面镜子能检验出人性。


我还是看到太多的创业者给我比较大深刻的印象的问题是,做太多的事情。 他们总认为一切都是机会,好像机会就应该抓住,看到机会而主动放弃觉得非常不甘心,这个往往给我很大的一个印象。另外,我觉得创业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身在局中容易忽视其中的影响,总是认为自己做的很好, 总是认为竞争对手不如自己,总是认为自己有机会而对手没机会,这些往往都是一些并不好的,非常影响大家创业的一种状态。


创业泡沫时代结束,进入“老实时代”


王峰: “2018艰难”、“失业潮”、“被优化”等字眼最近屡屡被大众热议。智联招聘最近的报告指出,今年第三季度,IT/互联网行业的招聘职位数同比减少51%,连续第二个季度出现需求负增长;金融行业的整体招聘职位需求同比也下降46%;有调查者表示,“以前天天接到猎头电话,甚至一天好几个,都快成骚扰电话了,现在一个多月没接到猎头电话了。”12月5日,国家拿出稳就业的大招,中国政府网发布了一则消息《国务院:企业不裁员或少裁员可返还50%失业保险费》,政策固然利好,但看得人心有戚戚焉。

你怎么看未来一段时间的中国就业形势?我和徐小平老师的十问对话里,我看到的更多乐观,为了避免盲目性和片面性,请你谈谈看法。如果你给国家有关部门提建议,你会怎么讲?


微信图片_20200610105100.jpg


周航: 说到形势,接下来的形势,我知道小平老师一贯是天生的乐观派,我觉得他像一个老顽童一样,他那个年龄反而对一切新鲜的事物都如此的充满了好奇和热情,都是拥抱一切、拥抱未来,总是给人以希望和力量,我觉得非常的棒。因为小平老师也曾经是我的天使投资人,我在困难的时候也曾经找小平老师,寻求这种精神和心灵上巨大的支持,我觉得在一个人脆弱的时候,像小平老师这样给予人支持和力量是非常宝贵的。

但至于说到对未来形势的判断,我可能和小平老师的看法有所不一样,小平老师说黄金时代结束了,但白金时代来了。我认为过去的十年,过去十年踏着这几波大浪,特别是在移动互联网大的技术周期下,其实我认为在很大程度上是泡沫时代结束了,我把过去时代称之为泡沫时代,因为主要在投融资上,包括创新创业。 如果现在站在投资角度来看,创业者公司的质量其实并不是很好,有大量的创业公司一来创新性不够,市场规模和成长性也不是很好,这样的项目蛮多的。

现在很多公司价值都是一个泡沫价值,坦率说也有创始人各方面的,跟我沟通的时候表示说现在我很沮丧,融资不好融,打很多的折扣等等的。我是这么表达的,我说你有什么好沮丧的,你以为你过去真的值这么多钱?那些只不过像啤酒一样,只不过是你的泡沫价值,有可能人家现在给你的估值才接近于你的真实的价值。

如果你这么去想,把过去你曾经触达过的高度,不管是公司的估值、GMV等等,如果你意识到那是一种泡沫催生下的状态,不是一个真实的常态的话,第一你接受起现实来和面对未来的一些行为举措,我反而认为是不是会更加务实一些。再者,面对未来我觉得当一个泡沫时代结束了,接下来可能转入一个“老实时代”。就是说再也不要瞎花钱去做营销了,每个人开始更加务实,开始真正关注我们的产品,关注用户的需求,不断的做对用户需求有价值的事情,减少营销、减少PR、减少创业者在各地的花蝴蝶一般的大大小小的论坛去曝光露面,我觉得反而是一件好事。

至于说接下来给政府有什么建议,减少就业的压力,坦率的说,我觉得政府对经济活动的干预越少越好,尤其对微观经济,最好不要有什么干预,政府对创新创业企业最大的支持就是不管,少管,然后定下规矩长期执行,保持政策的稳定性。我觉得这个是最重要的,不要让创业者处在政策多变的环境,政策的不确定性是整个创业者最无力的地方,他们可以坦然的面对竞争,面对技术周期的变化。现在大家都有预见,有判断有选择。 但政策的多变性是我们每个人都无法预见的,到了年底我参加很多行业的会议,我发现行业中普遍谈到的都是说今年有很多的没想到,其实把所谓的没想到归因在一起,大的都是一些宏观经济形势的变化和行业产业政策的变化是他们所无法预测的,这是我的建议。


微信图片_20200610105200.jpg



王峰: 在我看来,对于创业者来说,无论市场形势晴雨都要面对。其实,过去哪一年不难啊,未来也是会一样难下去的,创业这事儿从来就没有简单过。我看过你写的一篇关于“创业低谷时期”的思考,你说低谷期的表现通常是“融资后高歌猛进,但结果却差强人意。这时候发现,钱也烧得差不多了。反反复复,由于总看不到乐观结果,投资人的信心也开始渐退,转而处于观望状态。”这种症状,在今天市场熊市的情况下更是非常普遍。很多公司也确实如你所言,开始冬眠、开始慢、开始利基。在这里,你愿意结合你自己的经验,结合当下的现状,就这个问题再谈一下,市场这么不好。创业者们应该做好怎样的心理准备和物理准备?


周航: 这个我在书里专门有个章节谈到了,一个创业公司在低谷时期的正确姿势,其实就像王峰说的我很同意,企业经营不管是宏观的变化、技术的变化还是竞争环境的变化,其实总是起起伏伏。而对于一个创业公司来说其实大多数的时候都是低谷,宏观低谷也微观低谷,就是没有竞争对手搞你也有可能内部团队有问题,没有团队问题钱又紧了。反正总体而言创业公司就是处在问题之中,甚至长期都是各种各样的低谷。如何学会有一个更好的低谷时期的准备,往往就是一个创业者的基本功,我觉得到了现在反而很好,你不要再指望着通过骗傻钱来解决你自身的问题了。 一个公司始终都要坚持去做对客户有价值的事情,我们之所以能够创业,之所以能够有一个公司,之所以有人愿意给我们钱支持我们去创业,就是因为我们有一个初心,就是为某一类人、为某一类客户去创造一种不可替代的独特的价值,而这个价值有可能是与日俱增的。比如打车,能不能够给大家提供更便捷、更快捷、更便宜、质量更好的车,这就是你一路精进的方向,一个创业公司不需要做太多的事情。

第二,把你有限的资源全力以赴的投入到几乎是唯一的那一件事情上去,就是如何去增强你最核心的竞争力。每个创业企业可能在一个时期只能有一项关键任务,你敢不敢舍弃掉绝大多数的事情只做一项,对你当下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然后你全力以赴的做。如果没有钱了,我觉得过去有过的投资者,其实大家都愿意你成功,都希望你成功,他们都在等待着被你说服,如果你拿出一个新的这段时期应对的方案和新的目标感,我觉得抛弃掉那些泡沫估值的想法,用一个新的条件一定会争取到你现有投资者对你的支持的,因为你们本来就已经在一条船上了。